父亲爱收藏。父亲专门收藏连环画,在我们这里叫做小人书。父亲收藏小人书全是因为我。我从小就爱听故事,总是缠着父亲要他讲故事,父亲把脑海中储存的东西讲完了,我再要他讲时他除了重复就没有什么新东西可讲了,我就在他面前哭闹不吃饭。父亲识字不多,读不了大部头的书,于是想到了小人书。父亲为了应付我,只好买回小人书,现学现卖,先自己看然后再讲给我听。等我上学识字后,我自己能看了,除了父亲和姑姑经常给我买外,我自己也将父亲给我的零花钱买了小人书。我看完小人书后,不爱收捡,随手乱扔,父亲就帮我收捡起来。渐渐地父亲养成了收藏小人书的习惯。我读到初中后不再看小人书了,可是父亲购买收藏阅读小人书的兴趣却有增无减,以至于家中的柜子再也放不下了。父亲特地请木工打了一个特大号的书柜,将他收藏的小人书尽收其中。我曾问父亲:“收藏这么多小人书有什么作用?”父亲说:“当然有作用啊!这些小人书里有我很多快乐的回忆。”父亲随手抽出一本小人书,是一彩色小人书《小号手》。接着父亲讲了这本书的来历。父亲说这是他买给我的第一本彩色小人书,是我11岁那年哭着要他给我买的。父亲又抽出一本,是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父亲说,这是我小学毕业他送给我的礼物。我知道书柜里的每一本小人书都藏着父亲温馨的回忆和对我的爱。父亲说,收藏小人书用句时髦的话说,还可以陶冶情操。从收藏的小人书中,能看出时代的变化,从那本印制模糊的黑白《哪咤闹海》到今天的印制精美的彩板有声小人书,可以看出我国经济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我大学毕业后,第一个月的工资,就买了一套彩版《三国演义》连环画全集共60本,送给父亲收藏。我结婚成家有了女儿后,父亲的小人书再次发挥了作用。父亲给他的小孙女讲小人书里的故事,女儿像我小时候一样,缠着爷爷不放,父亲再也不愁头脑中没有故事了,父亲说他的故事多得像天上的星星。女儿读书后买的小人书也交父亲收藏。父亲都按年代顺序编了号,收藏于书柜中。后来一个书柜装不下,父亲又添置了一个大号书柜。去年有个收藏家知道父亲收藏小人书,愿出价20万元买走父亲的7000多册小人书,可是父亲坚决不卖。父亲说:“我没有金钱留给后辈们,就给他们留下这点精神财富吧。”父亲今年75岁,收藏小人书给父亲的晚年增添了无尽的乐趣。

千赢qy88 vip,与连环画亲密接触是在小学三四年级吧,我从当教师的姨夫那里得到一本连环画报,名字我忘了,在奶奶家里看了一下午,竟忘了上学,这是我第一次逃学。画报里有好多连环画故事,其他的没留下记忆,只记得祥林嫂的孩子阿毛被狼叼走了,他怎么能被狼叼走了呢?这个问题在我的小脑袋里转了好几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长大后才知道故事的名字叫《祝福》,是鲁迅先生的作品。图书馆可能会存有这本画报,若有机会真想重温一下当时的感觉。这是我与连环画结缘的开始。
60后、70后的童年生活,值得回忆的事不少,印泥模、打瓦、滚铁环、抽陀螺等等,精神方面的回忆就少得可怜,唯一感到满足并特别痴迷的,就是看连环画,我们称连环画为“小人书”。得到“小人书”是件很难的事,有时攒够了钱才能到供销社买一两本,虽然就几角钱,也需要攒好长时间,有时就用别的物品同小朋友交换。有一个小伙伴,他父亲在城里工作,每次回来都给他买好多连环画,而他喜欢攒泥模,我便捡一些破铜烂铁,等到走街串巷的货郎来了,换一些泥模,再用泥模换书,慢慢地我也攒了一摞连环画。有时货郎手里也有书可以换,我看到一本连环画,只记得是船橹的故事,主角是一帮孩子,好像还有敌特什么的,我让货郎等等我,回家找了一圈没找到东西,这可咋办?看到窗台上搁着一双半新不旧的鞋,我就拿起鞋在窗台上磨,货郎不要新东西,怕小孩子从家里偷,我看到鞋底被磨出两个大洞,赶忙去换回了连环画。后来父亲好几次问我鞋子的事,我都没敢承认。
要买更多的连环画,就要找到攒钱的门路,当时县土产公司收购晒干的芦草,用它干什么不清楚,反正我攒上半年的芦草,能卖几块钱,就能到供销社买好多本画书。于是,那几年一到春天我就割草,然后晒干攒起来,秋后拿到土产公司卖了买书,等到我上高中时,已攒了一小纸箱。上高中后就很少回家了,有次回去又想翻翻连环画,没有找到那个纸箱子,母亲说用纸箱子换针线了。母亲不识字,把连环画当成了废纸。随着年龄的增长,女儿也到了看“小人书”的年龄,为了让我的记忆有所寄托,也为了培养女儿的读书兴趣,又买了一些连环画,可惜尽是些大路货,没有好的版本。
值得一提的是我和女儿一起买的《聊斋志异》。关于《聊斋志异》的连环画,有多家出版社出版过,我也曾见到过好几个版本,但都没有买。和女儿游览蒲松龄故居时,旅游纪念品商店里卖《聊斋志异》连环画丛书,我对这套连环画早有了解,是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在报刊上读过对该套书的介绍,并且特别提到《西湖公主》的绘画者孙雨田,他在蒲松龄的家乡工作生活,研究《聊斋志异》多年,潜心创作《聊斋》系列画,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从柜台上拿起《西湖公主》,果不其然,封面画惟妙惟肖,西湖公主栩栩如生,女儿也喜欢这套连环画,就买了一套。
连环画是那个时代的产物,我现在看到,依然感到亲切,它使我们童年的冬夜不再寒冷,夏天不再酷暑难熬,我们对连环画的迷恋程度,现在的孩子是难以理解的。他们有电视,有网络,有变形金刚,还有喜羊羊灰太狼,连环画很少进入他们的视野,这是时代的进步还是时代的悲哀,真是难以言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