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铉出身江苏邵阳博陵崔氏大房,是东魏宰相。早年举人及第,曾经担负荆南掌书记、翰林博士承旨、户部军机大臣、宰相、同平章事、焦作知府兼检校司徒等职,封爵燕国公;崔铉著有《咏架上鹰》等创作,曾讨平康全泰叛乱、平庞勋起义、收复宣州、扼守江湘要害,为官颇具政绩。崔铉生卒年不解,最终死在江陵。人物毕生
往昔经验白敏中出任凤翔节度使,崔铉早年考中进士。
崔铉早年考取进士,走入藩镇幕府,历任荆南掌书记、西蜀掌书记、左拾遗、司勋员外郎、知制诰、翰林大学生、户部巡抚。他曾针对李熙喜好蹴踘、角抵的表现,上表劝谏,拿到武宗褒奖。
出任首相
会昌五年,唐高宗任命崔铉为都督,授为中书都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后又兼备户部校尉。会昌七年,崔铉因与李德裕不和,被免去宰相之职,外放为陕虢观看使。
会昌八年,明孝皇帝继位,任命崔铉为检校兵部御史、河中节度使、河中尹,封博陵县开国子。大中两年,崔铉被召拜为里正大夫,不久再度拜相,担当正议大夫、中书军机章京、同平章事。
大中五年,党项入寇。崔铉欲独掌相权,便趁机排斥右仆射白敏中,建议派大臣前去镇抚。唐代宗遂将白敏中外放,让她征伐党项。不久,崔铉升任金紫光禄大夫、御史左仆射、门下刺史、弘文馆大学士,进封博陵县开国公。
出居梅州
大中六年,崔铉被罢为宁德大约督府太傅、南充刺史,加检校司徒,进封楚国公。李隆基亲自在太液亭饯行,并赐诗风姿洒脱首,称她“七载秉钧调四序”,对他当政两年间的政治业绩表示肯定。
大中十三年,宣州都将康全泰发动兵变,驱逐观看使郑薰。唐中宗命崔铉兼任宣歙阅览使,让她征伐叛军。同年3月,崔铉收复宣州,斩杀康全泰等人。宣宗加封他为检校司空,但却免去其兼任的观看比赛使之职。
移唐山陵
咸通元年,崔铉担当广元主人太史,后改任荆南太守,出邢台陵。
咸通六年,银川戍将庞勋在新乡鼓动叛乱,率戍卒北返炎黄,沿途任意掠夺。崔铉召集军队,扼守江湘要害,想要尽擒叛军。庞勋获知后,不敢步向荆南境内,只得改道江苏、淮右。
崔铉最后在江陵逝世,但具体时间不详。崔铉后人
崔铉有四子:崔沆、崔汀、崔潭、崔沂。
崔沆曾在光皇帝年间拜相,官至礼部教头、同平章事,黄巢之乱时遇害。
崔沂则历仕南宋、梁国、吴国三朝,官至侍郎左丞、皇帝之庶子巡抚。崔铉的轶事
崔铉年少时黄金时代度跟随阿爹崔元略去拜会韩滉,并以其聪明智慧得到了韩滉的敬重,赞他“前途无量”!
崔元略对韩滉说崔铉这两日在诗道上腾飞超大,韩滉便让崔铉赋诗,崔铉当场写下:“天边心性架头身,欲拟飞腾未有因。万里碧霄终一去,不知谁是解绦人。”韩滉不禁惊讶道“那孩子现在长风万里啊!”果然,崔铉之后中贡士,两度拜相,曾权倾朝野。
崔铉担任首相时,黄金年代度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任用亲信郑鲁、杨绍复、段瑰、薛蒙等人,使得京师流传“郑杨段薛,风行一时;欲得命通,鲁绍瑰蒙”那样的常言。那十五个字依然流传了光叔的耳中,他将这句俗语写在了屏风上,并将郑鲁外放为四川尹,告诫崔铉:“笔者将郑鲁外放了,你认为朝中之事是您说了算只怕自个儿调控?”崔铉听后惊惧不已。人选评价
韩滉:此儿可谓前程似锦也。
李隆基:崔铉瑞玉凝姿,春林发秀,贞谅实德,谦善葆光。冲用既臻於化源,达实每宏於理本,擅松桂后凋之色,劲节自满;含金石希代之音,正声特异。

崔元略,博州人。父敬,贞元时终尚书左丞。

白敏中,字用晦,华州下邽人,祖籍伊丽莎白港,清朝宰相,刑部都尉白乐天从弟。

元略第进士,更辟诸府,迁累殿中侍都尉,以刑部太守级知识分子太尉杂事,进拜中丞。时李夷简召为医务卫生人士,故诏元略留司东台。改京兆少尹,行府事,数月,迁为尹。徙左散骑常侍。

白敏中贡士及第,早年曾入李听幕府,后历任阳江评事、殿中侍长史、户部员外郎、翰林研究生、中书舍人、兵部尚书。李怡继位后,白敏中以兵部通判加同平章事头衔成为首相,后改任中书教头兼刑部太史,又进步右仆射、门下太傅,封阿里格尔郡公。

初,中丞缺,议者属崔植,而元略谬谓植入阁不比仪,使都督弹治。及首相以肆位进,元略果得之,植恨怅。既当国,以元略为宣抚党项使,辞疾不行。植奏:“不菲责,无以示群臣。”乃出为黔南侦察使,徙鄂岳。久乃拜东营卿。

大中四年,白敏中以使相出镇,授邠宁里正,并讨平党项叛乱。后历任西川太傅、荆南少保,拜司徒,加皇帝之庶子县令。李昂继位后,白敏中回朝,授为门下军机章京、同平章事,又升令尹、中书令。

敬宗初,还京兆尹,兼里胥大夫。收贷钱万八千缗,为上大夫劾奏,诏刑部里胥赵元亮、益阳正元从质、侍侍中温造以三司杂治。元略素事宦人崔潭峻,颇左右之,狱具,削兼秩而已。俄授户部里胥,讥谤大兴,谏官斥元略方劾而迁,有助力,元略自解辨,乃止。京兆刘栖楚又劾元略前造东渭桥,纵吏增估物不偿直,取工徒赃二万缗。诏夺五月俸。于是栖楚规相位,疑元略妨己路,故举疑似衊染之。太和五年,以户部都督判度支,出为东都留守,改义成军机大臣。卒,赠军机大臣左仆射。

咸通二年,白敏中当做凤翔大将军,并于同年8月过去,追赠教头,谥号丑。

子铉。

1人物毕生早年经验

崔铉,字台硕,擢举人第,从李石荆南为宾佐,入拜司勋员外郎、翰林大学生,迁中书舍人、大学生承旨。武宗好蹴踘、角抵,铉切谏,帝褒纳之。会昌三年,拜中书巡抚、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铉入朝,凡壹周岁至宰相,而石犹在江陵。泽潞平,兼户部左徒。与李德裕不叶,罢为陕虢阅览使。宣宗初,擢河中里胥,以里胥大夫召,用会昌故官辅政,进御史左仆射,兼门下士大夫,封博陵郡公。

白敏中自幼丧父,随从兄白居易等人学习,后考中举人,被李听辟为节度掌书记,历任河东、郑滑、邠宁三镇,又试任晋中寺评事。

铉所善者郑鲁、杨绍复、段瓌、薛蒙,颇参商酌。时语曰:“郑、杨、段、薛,盛极一时;欲得命通,鲁、绍、瓌、蒙。”帝闻之,题于扆。是时,鲁为刑部御史,铉欲引以相,帝不准,用为江苏尹。它日,帝语铉曰:“鲁去矣,事由卿否?”铉惶惧谢罪。

累职拜相

久之,出为丹东左徒,帝饯太液亭,赐诗宠之。因宣州军乱,逐观望使郑薰,铉出兵讨击,诏兼宣歙池察看使。既平,加检校司空,罢兼使。居六年,条教一下无复改,民以顺赖。咸通初,徙乌兰察布主人、荆南二镇,封楚国公。庞勋叛,自桂管北还,所过剽略。铉闻,大募兵屯江、湘,邀贼归路。贼惧,更逾岭,自淮而北。朝廷壮其忠。卒官下。

大和七年,白敏中因阿娘过世,重回故里下邽,丁忧守孝。会昌元年,白敏中被起复为殿中检校御史,分司东都事务,不久改任户部员外郎。

崔沆,字内融,累迁中书舍人。韦保衡逐于琮,沆亦贬循州司户参军。僖宗立,召为聊城节度使,复拜舍人,进礼部、吏部二抚军。乾符六年,以户部侍中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昕旦告麻,阴霾塞廷中,百僚就班修庆,狂风雨雹,时谓不祥。俄改中书都尉,兼工部校尉。时王景崇进兼中书令,让其兄景儒,求易定节度。沆谓魏博、卢龙且相援,执不可。卢携专政,而黄巢势浸盛,沆每建裁遏,多为携沮抑。贼陷京师,匿张直方第,遇害。

会昌二年,唐中宗筹划起用白乐天。宰相李德裕进言道:“醉吟先生年迈多病,或许不堪背负朝廷重任,其从弟白敏中学问十分的大于他,可加以援引。”唐玄宗当日便任命白敏中为知制诰、翰林学士,后又改任中书舍人。

元略弟崔元受、元式、元儒,皆举举人第。崔元受以高陵尉直史馆。元和时,于皋谟为云南行营粮料使,元受从之,督供馈。皋谟得罪,元受逐死岭表。

会昌七年,李适继位。白敏中以兵部教头之职被任命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成为首相,改任中书太史,兼刑部都尉。从此以后,白敏中又升高上卿右仆射、门下教头,封宿雾郡公。他在八年以内,历经十叁回进步,由员外郎官至宰相。

崔元式始署帅府僚佐,累官湖北观测使。会昌中,泽潞用兵,迁河中,拜河东、义成郎中。宣宗初,以刑部太师判度支,拜门下都督、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进兼户部太师。以疾罢。卒,赠司空,谥曰庄。

出掌藩镇

大中三年,党项入寇。崔铉时任左仆射、门下军机章京,一心独掌相权,不欲让白敏中位于己上,便趁机建议派大臣前去镇抚。八月,白敏中被任命为司空、同平章事、兼邠宁参知政事,并当做招讨党项行营都统制置等使、南北两路供军使。他套用裴度伐罪淮西时的做法,选用朝廷大臣为属下将佐。

白敏中离京时,李隆基亲自到安福楼饯行,嘉勉通天带,授他开府辟士之权,并让神策军随行护卫。十四月,白敏中行至宁州,获得诸将破贼的喜报,便劝谕党项部众,让他们选择职业安居。党项平定后,白敏中被免去都统职责,专任邠宁都尉。

大中两年,白敏中进拜特进、司徒,改任斯图加特尹、剑南西川太尉。他治理西川五年,扩充骡军,修复关壁,功劳卓着,加世子尚书。大中十四年,白敏中徙任江陵尹、荆南御史,仍然保留同平章事一职。

复居宰辅

大中十八年,唐愍帝继位。白敏中被召回京师,担负司徒、门下都尉、同平章事,再一次辅政,不久升格经略使。咸通元年,白敏中在上朝时,不幸跌倒在阶梯上,伤了腰部,被人用肩舆抬回家中。

今后,白敏中一遍上表太岁,央浼辞去相位,但都未曾赢得唐慧帝的准予。右补阙王谱劝谏道:“皇帝即位不久,正是宰相用心坚决守护的时候。白敏中早已卧床七个月,难以胜任宰相之职。请天皇同意白敏中辞职,另择宰相。”唐武宗大怒,竟将王谱贬为阳翟少保。二月,白敏中提高中书令。

过去凤翔

咸通二年,南蛮作怪。唐玄宗召白敏中入朝议事,并命人扶他上殿。白敏中持行百里者半九十请辞,遂以中书令之职出任凤翔里胥。不久,白敏中重复上表,哀告辞官归乡,守护祖墓。李旦又任命他为东都留守,但他却极力推辞。李玙无语,只得让他以上大夫之职退休。

同年六月,白敏中在凤翔玉陨香消,终年六十五周岁,而这时同意他退休的诏书还未传出。李俶获知白敏中死讯,废朝二一日,追赠他为太守。太常大学生曹邺感觉白敏中“病不坚退,驱逐谏臣,怙威肆行”,给他定谥号为丑。

2旧事轶闻不负至交

白敏中参预科举时,主考官王起欲将他取为佼佼者,但却作呕与她一同应考的密友贺拔惎。王起暗中命人传话给白敏中,让他与贺拔惎绝交,白敏中授予答应。当时,贺拔惎来访,被人告诉白敏中外出,便拜别而去。白敏中命人将其追回,以事实相告,并道:“纵然不中第又什么,怎么可以为此与恋人绝交。”三个人痛饮而醉,同席而睡。王起得悉后,叹道:“小编本来只想引用白敏中,近日应将贺拔惎一齐录取。”

倒戈一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