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我去学校讲课,我问在场同学们,如果发现有一个孩子爬上南水北调中线渠道隔离网,该怎么办?有一个学生举手喊道‘报100!119!’我说‘不对’。这时,有一个小女孩说,要赶快把他拦下来,我说‘对啦,给你点个赞!’因情况危急,打110、119肯定来不及了。”

新华网石家庄5月31日电水到渠成共发展,一渠清水向北流。5月31日至6月2日,由中央网信办网络新闻信息传播局和原国务院南水北调办综合司、建设管理司联合主办的“水到渠成共发展”网络主题活动将先后走进河北邢台、石家庄、沧州等地,实地探访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河北段为当地带来的变化。

图片 1

个头不高、面色黝黑、语速略快,站在讲台上讲话的这位,并不是该校的老师,而是41岁的刘四平,他曾是南水北调京石段的建设者之一,附近学校熟悉他的学生都喊他“小喇叭”叔叔。

图片 2

央广网南阳11月21日消息从河南淅川县陶岔渠首开始,丹江口水库甘甜的南水流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一路向北奔腾1432公里,向河南、河北、天津、北京调水,最终汇入北京团城湖和天津外环河,滋润着干涸的北方大地,优化了我国北方水资源配置。

虽喊不上名字,但孩子们都知道,放在学校走廊的南水北调安全知识展板,就是眼前身穿黄色马甲服的这位叔叔制作的。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河北段七里河倒虹吸工程。张鹏摄

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起点、“水龙头”,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渠首分局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自2014年12月12日正式通水以来,中线工程安全运行5年,向北方调水量超255亿立方米,向沿线供水量近243亿立方米,其中生态补水达21亿立方米,中线工程直接受益人口超过5859万。

其实,刘四平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南水北调中线干线邢台管理处的安全巡视员。

31日,采访团成员来到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河北分局邢台管理处。据邢台管理处处长苏超介绍,辖区总干渠全长47.584公里,该处一直把安全作为首要职责,建立完善的安全监督体系,创新开展“岗前互问答”活动,还专门成立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河北段第一家警务站,便于开展安保工作。

守好“水龙头” 把好“水质关”

刘四平很忙,一个记录安全隐患的单反相机、一本红色的南水北调工程管理条例小册子、几张安全隐患图,是他每天出去进行安全巡查必带的“老三样”。每天早上8点,他都如往常一样开始进行渠道安全巡逻工作:前往节制闸站,桥梁,跨越河道,查看消防器材的有效性,查看是否有非法跨越等现象。

在邢台管理处运行维护的七里河倒虹吸工程,采访团成员到闸门控制室观看内部液压系统。调度科李奕杰介绍,工作人员就是在这里调节液压系统来完成闸门上升与下降和水量控制的,成功率达到百分之百,确保一渠清水永续北送。

千里长渠起渠首。让中线工程受益区人民喝上丹江口水库甘甜清澈的南水,安全一直是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渠首分局工作的主旋律。

“什么情况都有可能会发生,精神必须高度紧张起来。”他告诉记者,由于眼下天气炎热,会有人想进库区游泳,也会有想不开的人想在此跳水轻生。“还不止是夏天,下雨天、下雪天,都要出去巡逻,以往万一。”

目前,河北省受益的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全长1432千米,从长江支流汉江丹江口水库陶岔渠首引水,沿京广铁路西侧北上,经河南、河北,自流到北京、天津。

记者了解到,渠首分局辖区工程全长187.545公里,包括渠首枢纽工程和渠道工程两部分。渠道工程以明渠为主,跨越沿线河流、公路等建筑物以渡槽、倒虹吸等形式立体交叉。其中深挖方渠段58.411公里,填方渠段全长33.689公里。沿线布置各类渠系建筑物119座,跨渠桥梁185座。

刘四平所在的南水北调中线河北分局邢台管理处管辖渠道全长47多公里,跨越渠道桥梁的钢大门就有
228
个,这是南水北调中线河北分局最长线路之一的管理处。可渠道周边有33所中小学校,渠道上的隔离网有时被外人破坏或车辆撞坏后产生较大空洞。

据统计,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每年可为河北省提供30亿立方米的长江水,到2020年河北省南水北调受水区城镇人口将达到2570万人左右。

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渠首分局党委书记、局长尹延飞向记者介绍,为了保证南水的过流速度,同时放大生态效益,选择了开挖明渠的方式进行施工。11月的南阳依旧温暖湿润,渠道两侧的“狗牙根”和鸡爪草仍绿意盎然。生命力强、固土能力突出让它在这里“如鱼得水”,守护着超559万平方米的渠道边坡。

让他极为担忧的是,放学的小学生有时喜欢通过隔离网空洞进入渠道,会造成较大安全隐患。

守好渠道,更要把好“水质关”。陶岔渠首水质自动监测站是丹江水进入总干渠后流经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水质自动监测站,是掌握进入总干渠丹江水质的控制性站点,并于2017年1月份进入运行稳定阶段。监测站负责人告诉记者,南水每天都会进行4次检测,每6小时一组,并检测89项参数,“所有数据都会直接上传至水质监测平台并进行校核,之后发送给渠首分局水质中心,最终会同步到南水北调中线建设管理局。”据该站监测报告显示,2018年一类水占比达到了92%,今年上半年保持稳定并持续向好。

“我愿意做孩子们的业余老师,把南水北调工程安全知识通过多样的方式慢慢教给他们,比如利用卡通图画把《南水北调工程供用水管理条例》等法律知识变得直观易懂,免费发放到学校。”与记者见面前,刘四平一上午被外面毒辣的太阳“炙烤”了几个小时,穿行在南水北调渠道上,坡上桥下他都要走个遍。

如今,渠首分局加强工程运行维护管理,根据实际情况分时段、分区域加大巡查力度。相关的手机巡查系统APP上线已经超两年,人员管理和设备异常情况均可以实时上报,管理手段再上一层楼。此外,对照标准化建设相关制度标准,渠首分局正在推进实施标准化渠道、标准化中控室、标准化闸站和标准化水质自动监测站建设。目前,淇河节制闸、白河倒虹吸节制闸通过中线建管局标准化闸站达标验收,邓州管理处中控室等已通过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三星级中控室”达标验收并授牌。

“一旦发现隔离网空间较大或被破坏,我就拿相机拍摄记录下来,把安全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

目前,渠首分局正在推进实施标准化渠道、标准化中控室、标准化闸站和标准化水质自动监测站建设

每周一、周二,刘四平都要把沿渠左右两岸全长100多公里的渠道走个来回,死守渠道沿线安全。但是左右岸加起来全长约
94 多公里,跨越渠道的桥梁有 57 座,跨越渠道桥梁的钢大门有 228
个,“安全管理难度很大。”

南阳因南水而变

刘四平告诉记者,只给孩子们讲是不够的,要给所有人普及南水北调安全知识才行。

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站在陶岔渠首大坝上的尹延飞看着丹江口清澈的南水挤过闸门慢慢填满干渴的渠道,“这么大的工程在自己的努力下建好了,真有种孩子长大的感觉。”

“以前我遇到一个大爷想在水渠旁边挖井,我马上上前劝阻说,‘不行呀大爷,您这样做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大爷不信,反问有什么依据,他就拿出随身携带的小红本耐心地讲解,最终劝大爷放弃了挖井。

每个孩子的脾气不尽相同。在尹延飞的眼中,水渠亦然。水质如何、边坡土壤状态稳定与否、周边百姓体验如何,“摸准了‘脾气’就能更好地为它服务,就能更好地为受水地供水。”

刘四平的声音很洪亮,即使累了一上午,但只要向别人介绍起南水北调的安全隐患知识,他总停不下来。拿着一张南水北调知识年历和安全知识手册,向记者讲道,有时仅仅传播安全知识还远远不够,“做这份工作,还一定要不断摸索和积累安全应急举措。”

南阳因南水而变。明渠充沛的水量更改善了南阳的小气候。金秋时节,花开正浓的高杆月季,红叶如血的石楠和五角枫,装点了这一浩瀚的工程。渠水中的小鱼和岸边草丛中的草籽、蚂蚱、小虫子成了不少鸟类的美食。根据渠首分局例行的生物普查显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大鲵、超50种的鸟类、10余种鱼类、多种两栖类和爬行类动物等在这里栖息。但尹延飞向记者解释,动植物并不会对水质产生较大影响,甚至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净化水质、平衡生态,“我们见过一只野鸡带了四只小鸡在这里跑,还看见过水鸭子带着小鸭子在水里游泳,它们在这里很安全,生活得也很舒服。”

“3年前,曾有一个18岁女孩因感情受挫离家出走,她的家人及时报警,在警方联系河北分局邢台管理处后,我和同事们迅速出发寻找,最终及时发现、及时制止,成功挽救了一条年轻的性命,”他回忆道。

从2016年12月20日起,利用汛期弃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过白河退水闸向南阳市白河实施了生态补水。截至目前,丹江水已累计向白河供水1.3亿立方米,明显改善了白河水质及周边生态环境,提升了白河生态景观效果,也为市民休闲娱乐提供了良好的水环境。

其实,在南水北调中线像刘四平这样的人并不在少数。记者从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了解到,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4年来,全线像刘四平这样,每天巡逻在千里大堤上,保护这一渠清水北上的安全员超过千人。

同样发生变化的,还有周边百姓对这条渠的感情。尹延飞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成功通水让渠道边坡检修和桥梁的看护等工作成了“香饽饽”,这为南阳市提供了不少的稳定就业机会,当地百姓也在工作中和南水北调工程建立了深厚的情谊,“他们很愿意为南水北调工程做一份贡献,他们很呵护这个渠道。”

相关文章